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老师精液的味道
老师精液的味道
早上,我难得起了个早,为学校少少的几个花圃浇浇水。

  自赵老走后,学校的打理工作就都落到我的手上。

  本来赵老就是教育金的部分拨钱了,他不在了自然也不会拨钱再找一个。

  而且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学校里少个探头探脑的人,对我也比较有保障。

  哪天我被人像赵老一样抓着尾巴,就不是挨顿打可以解决的了。

  正当我为现况分析,并安於自己要担心劳力工作的现实时,身后的衣角被拉了两下。

  我转身一看,尚琪抓着我衣角眼巴巴的看着我。

  「……怎么这么早到学校来,又查到了什么东西了吗?」我尽量保持我的语调平静,虽然我已经快被这个好奇宝宝搞到精神衰弱。

  每次都对城里的事情打破砂锅问到底,而且还要加上自己的一堆看法,这就延伸出更多可以问的问题。

  打个比方吧!上次她问了我城里的咖啡厅(对,这里没有咖啡厅),为什么要叫咖啡厅。

  在解释了主要卖的是咖啡和糕点之后,又问我如果把艾草粄(这里的米食)带去卖的话,会不会叫艾草厅?诸如此类的问题,让我深深感到为人父母的不易,也让我庆幸一天只要照顾这群小鬼几个小时就可以了。

  所以当我看到她眼巴巴的望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又有天大的问题了。

  「老师……精液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尚琪一反过去死缠烂打的气势,怯怯的问我。

  「呃…你为什么会问这个?」

  我的内心震惊不亚於看到雨嘉被赵老玩的时候,自那次的事件后,我就仔细的调查过班上所有的学生。

  其中就尚琪最单纯,除了回家上网之外倒是连房门都不出的。

  这样的小妮子会问出这种麻辣问题,来源只有……「人家昨天找城市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结果看到有个女生在亲男生的那里。亲一亲就喷出好多白白的东西,那个女生就全部舔光光。还说精液好好吃……老师,城里的人是不是都会吃精液?精液吃起来好吃吗?」

  虽然不懂男女之事,但是隐隐觉得有点不妥的尚琪,在打开内心的疑惑时还是滔滔不绝的问了起来。

  网路害人不浅啊!敬告所有父母,家中不能断网,就得小心使用方法。

  不然什么裸聊、性行为教学带就都进你家了。

  不过……对我来说倒是个好机会……「所以,你想吃看看吗?」我试探性的问一下。

  「想!人家看到好多女生都吃了,然后都好开心的样子。」不知道看了什么色情站的尚琪,对「城里人的饮食」表现了极大的兴趣。

  「那……老师可以弄给你吃,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去喔!不然的话,以后就再也不告诉你城里面的事情了!」

  我对尚琪提出「严重警告」。

  「拜托!老师,我不会说出去的!妈妈都不想跟我说城里的事,老师再不讲就没人会告诉了…拜托~~」

  尚琪的生路即将被断,着急得马上就要掉下泪来。

  「好~~~你乖乖听话就好……下课的时候老师再想办法」我看着已经有几个学生三三两两的到校,就和尚琪订下了课后的约定。

  「好~~~~」

  尚琪开心的点心,蹦蹦跳跳的跑去教室向同学们炫耀网路上的新知。

  嗯……希望她不会告诉大家精液可以吃这件事,不然回家就有得她挨揍了。

  「老师早!」

  「老…老师早……」

  眼前走过强气女(程萱)和弱势男(柏予)这一队。

  「喔~~~早安,又要去玩啊?」

  我看着他们前进方向的小路。

  「没……没有,我们…只是去看看……」

  柏予紧张的否认。

  真是的也不用这么怕吧!我又不会每次都去抓你们的奸。

  「好啦!不要太晚进教室喔!很快就要上课了」我负责一个老师的责任,善意的叮咛。

  回到教室,雨嘉一样在我的桌子旁,试图控制一群失控的男生。

  我笑笑的拍拍她的肩,让她回到座位上。

  今天早上她奶奶好像身体不舒服的样子,就没有来执行清洁活动。

  尚琪还在座位上若有所思,看来还在尝试想像精液是什么味道。

  
  看程萱嘟着嘴和柏予低着头的样子,我想他们的核心问题也是没得解决。

  照例撞完今天的钟督促大家把功课作完,又到了开开心心放野孩子回家的时刻。

  尚琪留下来打扫,雨嘉做为班长留下来等待大家都离开了才会把门反锁。

  可惜她今天赶着回去确认奶奶的状况,也没办法弥补早上的工作。

  还好有尚琪这个等着看精液的小妮子,等一下应该可以抒解一下。

  看来打扫工作还要持续一阵子,我还是先回自己的房间好了。

  才刚走出教室,远远的就看到我的宿舍门口,程萱的身影在那徘徊。

  「程萱,怎么了吗?怎么没跟柏予一起回去?」我走到宿舍门口,问了这个每天都和柏予形影不离的初情女孩。

  「老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没有正面回答问题的程萱,停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开口。

  「什么事?」

  我盯着她畏缩的眼睛,心里已经有个底。

  「可以进去再说吗?」

  她看看教室里晃动的人影,指着我的宿舍门口请求。

  宾果!我就知道你这小淫娃耐不住寂寞。

  「好吧!进来吧!」

  我拿出钥匙,打开我宿舍的门请她进去,并随后锁上了门。

  「老师……可以…跟我做舒服的事吗…」

  站在我床边的程萱,看着一言不发的我,提出了预想之内的要求。

  「为什么?」

  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因为……因为人家很久没有……想要舒服……」面对沉默的压迫和启齿的羞愧,程萱第一次在这种事上露出小女儿神情。

  「但是,你不是喜欢柏予吗?柏予不好吗?」

  我不留情的指出令她纠结的原因。

  「没有不好……」

  她低头摇了摇,我也知道没有不好。

 
  只是难抑她自己内心的燥动,才会做出背叛的行为吧?「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进一步打击她的内心防线,如果她欲望够强,就会认为自己无法抗拒而背叛柏予。

  如果没有的话……就会坦然面对柏予在这方面的不足……吧?「但是…人家真的想……最近看到男生都想……人家不要这样呜~~~拜托,老师…不要告诉柏予…一次就好……呜~~~」

  在内心的煎熬之下,程萱终於承受不住哭着求我和她做爱。

  看来是进入第一条路线了呢!不过,真的只会有一次吗?「好,那你自己把衣服脱掉吧!」

  我命令道。

  程萱开始顺从的脱下衣服,这样配合的她和之前要胁要告发我的小恶魔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只能说恋爱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帮老师把裤子脱下来」看着她脱落在地的衣服,最上面的内裤明显的残留水渍,就知道这个小妮子发情很久了。

  难怪最近功课都乱写,看来是上课时也春情荡漾。

  这个之后得找时间帮她补课了,嘉雨毕业后,她就是班上最大的,总不能烂成这样。

  她一声不吭,乖乖在我面前蹲下。

  双手颤抖的解开裤头腰带,把里面的肉棒掏出来。

  看着久违的大棒,她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双手也开始套弄起来。

  「嘴巴也不要闲着,快点让它舒服,你才可以舒服喔!」我摸着她的头,指示她含入肉棒。

  「嗯~~~啧……」

  她像个傀儡一样,依指示含入肉棒。

  看着她痴迷的神情和服从的动作,肉棒很快就膨胀到战备状态。

  「好啦!去床上趴着」

  看差不多的时候,我捏捏程萱的脸颊。

  她快速的趴在床上,屁股翘得高高的,等待折磨她许久的快感降临。

  我看着小穴潺潺,应该也不用前戏了。

  抓紧屁股、掰开小穴就一竿到底。

  「呜~~~啊~~~~~~~~~」

  程萱一声哀吟,头就仰了起来。

  由於屁股被我抓着无法移动,整个人扭曲成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像是被什么附身了一样。

  久没被开拓的小穴,更加紧热的束缚住肉棒,想从棒身上榨取更多的快感,好帮助主人快速脱离淫欲的诅咒。

  「这样小淫娃有高潮喽!那我要出来了」

  等待一触即发的程萱喘过气后,我说着就要拔出肉棒。

  「不要!老师…拜托,再一次……」

  程萱的屁股硬是往后顶,把肉棒又插了回去。

  刚刚才说一次就好的家伙,很快就忘了自己的承诺,只想加倍补回自己这段时间缺失的快感。

  「这是你要求的喔?」

  我确认性的问道,换来她的猛点头。

  於是我就不客气的对着她的小穴开干了。

  「啊~~~老师……舒服……继续~~~~恩~~~~」细细品味起快感的程萱,终於恢复之前的荡妇本性。

  「小荡妇,有男朋友还喜欢被老师干…」

  我奋力抽插着,一边调戏她。

  「喜欢,人家喜欢让老师干~~~老师干得……舒服……」程萱已经不管内心的苛责,只想要尽量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那你要对柏予说什么?」

  看着程萱背离爱人的样子,让我心中变态倾向大增。

  「对不……起…柏予…呃~~~好舒服……柏宇~~~我被…老师干得喔~~~~好舒服~~~对不起~~~啊~~~」

  在我不断加强抽插节奏,程萱也不断向她的小男友道歉。

  只是越道歉小穴就越紧,彷佛一句句的歉意能解除心中的负担,更自在的享受被插的欢娱。

  「老师……你们在干嘛?」

  在我和程萱沉溺在不同的快感时,身旁传来尚琪的声音。让我差点就软了下来。

  「啊、啊~~~呀!尚、尚琪!」

  反应稍慢的程萱还叫了几声后,才接收到尚琪的声音,当场惊呼起来。

  「因为……你说想要看精液,所以程萱姊姊在帮你的忙啊!」我急中生智把原因拉到尚琪身上。

  「喔……要看精液,要把衣服脱光光,还要用下面的嘴巴吃老师那里吗?」尚琪一脸疑惑的看着狗爬式交合的我们。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了吧?不然程萱姊姊会很丢脸喔!对了,你怎么进来的?」

  我记得我有锁门啊。

  「老师上次把钥匙藏在外面的小树下面,人家有看到。所以班长叫我们回去的时候,我看老师门锁着,就拿那边的钥匙把门打开了。那…老师,你们把精液弄出来了吗?」

  尚琪展示了手上的钥匙。

  看来以后要再教她进人家的房间必须先敲门的道理,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把钥匙的位置改一下吧!「快了,既然你来了,就顺便看一下精液是怎么出来的吧!」我接过钥匙丢在床头,把程萱抱起让她贴着我的上身,双手抓着大腿。

  就把交合处呈现在尚琪面前,站着又插了起来。

  「啊~~~老师,不要!尚琪在看……呃~~呜…」程萱双腿大开的被抽插给学妹看,慌得急忙出言阻止,但一不小心呻吟声又漏了出来,只好赶紧咬住下唇避免在小妹妹面前过於放浪。

  「哇~~~这样精液就会跑出来喔!看起来好厉害,但是程萱姊姊好辛苦的样子…」

  尚琪盯着性器交合处和程萱的脸,仔细的分析着。

  这个天真的言论,让程萱羞红的捂住自己的脸,却阻止不了下体持续传来的快感。

  「那是程萱姊姊在舒服的样子喔!如果尚琪可以舔一下姊姊的小穴的话,姊姊会更舒服,精液也会更快出来喔!」

  我误导着这个好奇宝宝。

  「真的吗?我试看看……」

  尚琪靠近啪啪作响的抽插处,仔细观察了一下就在阴核附近舔了起来。

  「尚琪!不可以,很脏……啊~~~老师……不能插那么深…啊…嗯~~~」本来极力忍耐的程萱,在尚琪的助攻下防线终於崩溃,一发出声来就停不下来。

  「小淫娃被学妹看到了,还被老师插得这么舒服,真是个淫荡的小女孩」感觉到程萱又快到高潮,我放慢了速度钓了一下她胃口。

  「我…我是淫荡的小女孩,老师……快用肉棒……处罚我……」被插得不上不下的程萱,在尚琪稚嫩的技术下更是欲火横烧,为了达到高潮只能欣然接受我对她的一切羞辱。

  既然她都这么配合,我也加强速度让她满足,毕竟这样举着一个小家伙也是会累的。

  「啊啊~~~老师…老师射进来了……」

  在高潮的时候,程萱也感觉到我射入的一波波精液。

  「咿呀!出来了!!」

  射到最后两发的时候,因为程萱的身子一软就下向滑去,肉棒也滑出小穴。

  不偏不倚的将最后的精液都射到尚琪脸上、头上。

  我把还在享受高潮余韵的程萱放到床上,帮她盖了条毯子。

  看着小穴泊泊流出的精液,看来等一下又得费一番功夫清理了。

  回头看看尚琪,正把脸上的精液划入口中。

  大大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仔细的分析味道。

  「怎么样?吃起来好吃吗?」

  我看着像个厨师的尚琪,感到有点好笑。

  想当初半蒙半骗的让前女友吃精,事后可是差点被她杀了。

  「嗯……咸咸的,不是很好吃。」

  分析完之后,她又把脸上剩下的都划入口中。

  看着不像是不好吃的样子,如果问题只是咸咸的话……「那这样会不会比较好一点?」

  等尚琪分析完第二口之后,我把早上撕了一半的面包,沾上肉棒残留的精液后交给她。

  「嗯~~~这样好吃!」

  尚琪一口就吞了下去,一般女生讨厌的腥臭好像不存在她的味觉里一样。

  「好啦!这样你该满足了吧?说好了,不准讲出去喔!程萱姊姊的事也不准说!」

  应付完这个家伙,我再次交待。

  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吃掉她的念头,毕竟这个年纪容易造成严重的撕裂伤,只是要教她用手弄出来而已。

  不过有程萱的话,尚琪就省了点体力活。

  「好……那,老师,以后我还可以来吃吗?」

  尚琪一对亮晶晶的眼睛,满怀期待的问道。

  从那天之后,尚琪就每天早上带着适合「配咸」的早餐找我报到。

  前天是面包,昨天是泡了牛奶的麦片,今天是吐司,还好没有带热腾腾的稀饭。

  虽然早上要满足雨嘉又得给她一发,对体力来说是个不小的负荷。

  但是之后能保持一天的心如止水而且看着一个小萝莉高兴的吃着自己加料的早餐也是很愉快的。